鲈鱼不能吃

香樟树下

九月,虽说早已经立了秋,气温却迟迟没降下来,好像还在夏天一样。太阳光强烈的照射下,路旁香樟树浓密的枝叶也挡不住,地上满是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。

今天是赖冠霖高中生涯的第一天,昨晚和朋友疯到太晚也没设闹钟,睡得迷迷糊糊听到窗外邻居阿婆在交流今天菜场上猪蹄大减价,眯起眼睛挣扎着爬起来抓着闹钟一看“Shit!7:30了!还有一刻钟迟到了!妈!为什么不叫我啊?哦,爸妈和姐姐都出去旅游了”突然想起来了这个bug,没时间想这些了,立即换好衣服匆匆忙忙洗漱拽着书包就出门了。

真热啊,路上行人都很少,在太阳强烈的照射下,柏油马路好像都有了温度要化了,跑起来迎面的风都带着热气,赖冠霖一路狂跑到了林口国中高中部及时刹车。“呼~”低头看了眼手表,还有5分钟冲到班上足够了。理了理因为狂奔变得褶皱的衣角,准备最后的冲刺。

半只腿刚跨进校门,“同学,请把胸卡带起来,没有胸卡不可以进校。”

“管这么严的?”赖冠霖心想不好了,今天走的急,应该是没带,时间本来就不多了总不能第一天上学就给老师留下个迟到的印象吧。

这个学长......嗯,生的真好看,脸小小尖尖的轮廓很明朗,香樟树倒影映着他半张脸,露着半张被阳光照着的脸上的绒毛一根一根清晰可见,好像水蜜桃上的桃毛,皮肤也挺好的摸起来会不像水蜜桃一样又软又Q啊?

略微低下头看清面前人的胸卡,裴珍映?名字挺乖的有点像女生呢。“那个,裴学长,我是高一新生,不知道要带胸卡才能进学校,但你放心啊,我绝对是林口国中的学生,我书包里还有学生守则,我们班主任是XXX你认识吗?今天能不能先通融下让我进去,第一天就迟到会被老师骂死吧,通融一下吧就这一次!”

裴珍映舔了舔干到要裂的嘴唇,他也想快点回班啊,外面太热了,衬衫都黏在身上了不是很舒服。但今天是他作为校学生会礼仪部一员上班的第一天,部长昨天跟他再三说“小裴啊,你耳根子软,太容易听别人的话,这可不行,明天第一天上班必须严厉点,不带胸卡的一律不让进,不管是谁怎么拜托都不行,否则开了这个先河,以后再想严厉可就没人理你了。”在脑海中又过了一遍部长的话,虽然有点不忍心但是决定了“不好意思同学,没带胸卡真的不可以进学校,你有学生守则看过应该就知道。”

这个结果赖冠霖有料到,平常一定会软磨硬泡让这个看上去好说话的学长放一马的,今天真的不行,只剩3分钟了。一脚跨3级台阶踩点到班应该没问题的。怎么摆脱这个拦着不让进校门的难缠学长呢......

赖冠霖看着面前一本正经一步也不肯退的裴珍映,突然低下头,嗯......额头上碎发不复蓬松感,一丝丝的垂在眉尾旁,鼻子上沁出了一粒粒汗珠,嘴唇倒是干涸了有点脱皮。

“你,你离这么近干嘛?”裴珍映往后退了一步,不知道是因为站到了阳光下还是刚才的亲密接触惊到了,脸腾腾变红了,”嘴巴真的好干啊”不经意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。

“你知道吗?我妈说嘴唇干的时候越舔越干。”“啊,什么?”裴珍映有点愣。

轻轻一拉把裴珍映带到树荫下,脸凑近上前,“我帮你呀。”

附身向下像蜻蜓点水一般,唇瓣轻轻贴和在一起,赖冠霖颤了一下,原以为是火热的唇呢,没有温度像是最后一口薄荷糖,拔凉拔凉的。

裴珍映怔怔的站着微张着嘴唇,“就检查个胸卡自己怎么还被偷袭了?对方还是一个这样的......帅气调皮学弟?”

“嗯,就这个效果,现在……”赖冠霖撒腿就跑,腿长就是优越,只是几步就到教学楼门口了。

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啊,今天学生品行等级评价扣2分。”

“啊,还不忘本职工作呢……我,赖冠霖。”少年转头停下脚步一字一顿真诚的说道。

“赖冠霖,这个姓不常见呢。等一下!重要的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吻吧?算了,今天他应付的事多了去了,反正明天也是自己检查,还会见面的,明天再问清楚吧。”

“明天没带胸卡真的不会放你进校门了,赖冠霖!听见没?”